• 「Mirror头条」《我是唱作人》车澈:以综艺之口撬动一场关于音乐
    发布日期:2019-09-24 11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以综艺这种大众娱乐产品触及当下原创音乐市场痛点,展现原创音乐的众生相,《我是唱作人》不仅引发了大众关于多元音乐价值观的重新审视,更让华语原创音乐碰撞出了更多的可能,其已经超出了一档综艺节目的分量。

  当下综艺竞争环境之激烈,已然让内容人背负了太多的压力,收视、广告招商、内容本身......在“前挤后压”的生存环境下,如何打造一档高口碑高收视的综艺节目,成为每一个内容人亟待解决的困境,而《我是唱作人》开播豆瓣评分就迅速升至8.1,热度与口碑齐飞,让人惊喜。对此,影视Mirror记者专访了这档节目的幕后推手——爱奇艺副总裁、《我是唱作人》总导演车澈,挖掘《我是唱作人》成功背后的逻辑。

  《我是唱作人》则是察觉到当下音乐市场的弊病,加上车澈敢于试错与不断创新的个性,一拍即合,一档关于原创类的音乐节目应运而生。

  “当下的音乐市场是存在一些问题的,大家好像都被关在自己信息茧房里,一边是音乐人缺乏平台去展示好音乐,一边是观众认为当下市场没有优质音乐,于是我们就想在二者之间搭建一个渠道,这也是当时我们在打造《我是唱作人》时的切点。”车澈告诉记者。

  当下我国拥有全球最为庞大的流行音乐受众群体,也不乏一批优秀的音乐创作人才,但如今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,当流行音乐的传播渠道转向影视剧原声带、网络视频与综艺节目时,创作人的生存空间则进一步被压缩。

  才华的被看见与被运用,这本身就充满了命运的不可预测性,当传播渠道的改变压缩了音乐人的展示空间,《我是唱作人》的横空出世,则架起了介于音乐人与观众的那座桥梁。

  胡海泉在《开饭啦!唱作人》就曾表示:这是一个唱新歌的地方,我唱两首是两首,现在推一个歌特别难,你精心制作一张专辑,很容易感觉就石沉大海了,哪怕你的同事尽了最大的努力。

  而在上下半季的每一位选手的最后陈述中,“没有遗憾”也是出现的最多的字眼。

  综艺无疑为传播文化最好的载体之一,而在综艺与音乐链接的同时,关于娱乐属性与音乐价值如何把握的问题一直被大众所诟病。

  对此,车澈认为:“音乐性上的专业属性与戏剧上的娱乐属性是不冲突的。如果没有音乐价值,娱乐属性没有意义,如果没有娱乐属性,音乐价值可能不会被那么多人看到。”

  《我是唱作人》确实也做到了“在保证节目有专业的音乐性的同时,也有综艺节目的互动性与趣味性”。

  对于音乐人来说,唱作间是非常熟悉的一个环境,但对于大众却很少有机会见到,这无疑满足了大众的好奇心,而且在试听demo时,将唱作人最开始写歌的样子还原到最真,演唱的优缺点都会被放大,唱功是否过硬、气息平稳度、吐字清晰度等都一一被显露出来,毛不易直呼“太紧张了,你看那个棚好像手术室”,而这些对观众都极具新鲜性与吸引力。

  demo与完整的舞台的表演,形成的巨大转变,也让节目有了反差的惊喜。而唱作人根据在demo中感受歌曲最原始的样子,进行选择对手,这是规则也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察觉到原创音乐的痛点 ,在保证节目有专业的音乐性的同时,也有综艺节目的互动性与趣味性,《我是唱作人》更是获得了光明日报点赞并评论其“将真正的自我用原创的音乐传递给大众,是文艺所需要的态度”

  任何一档节目从萌生到最终呈现,期间都夹杂着无数次进退不得的时刻,而《我是唱作人》似乎从最开始就遇到了。

  在综艺节目中,对于选角通常有一个相对可以借鉴的维度,如流量、专业性等,但《我是唱作人》的首发阵容上看,似乎没有遵循这个逻辑,老牌图库网站秦某已被当地警方带走调查。面对王源、梁博、热狗、陈意涵、高进等同框,《我是唱作人》的首发阵容就遭到了质疑,质疑王源的实力,质疑陈意涵的加入,对于高进的加入也觉得不妥当......

  一个是被验证过的成功且屡试不爽,一个则是在白纸上画画,面对经验与初衷,车澈选择了后者。

  “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走的就不是一个既定的正确道路,但这就是我们想讨论的——面对不同的唱作人带来的多样化的音乐,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音乐?而这个主题只有在足够多元化的人、足够多元化的音乐融合在一起,才能碰撞出化学效应。”车澈告诉记者。

  随着节目的不断推进,也印证了车澈当时的路子是正确的,观众也从质疑到接受。

  “不同才有意义”,在《我是唱作人》的舞台上,王源不再是那个只贴着流量标签的少年偶像;陈意涵在女团标签下,让观众了解了她唱作的一面,看到原来偶像是可以写歌的;源起于短视频平台的网络歌手高进,也逐渐离开鄙视链的底端......

  百人评审团更是《我是唱作人》节目中的重要创新点,而它映射的是一个微型音乐市场端。

  对于大众评审团,节目组专门拿出了一个导演团队做大众评审团的邀约、甄选、年龄的分布。

  在这101位大众评审中,对于城市分布、年龄分布、职业、收入等,车澈都有着严格的要求。但由于大众评审不是每一期都有时间,一旦其中有一个人没有来,节目组就要立刻找到相应的人来替代,而在新的大众评审进入后,节目组还必须要保证前后大众评审团的样本不会发生太大变化,这无疑加大了工作的量与难度。

  找到人仅是第一步,在节目中不难发现,在101位大众评审中,节目组对绝大多数人都要进行采访,询问“你为什么要投给他”,即使一个人仅仅留有1分钟的采访时间,但101个人加上后期的剪辑,这个量级之大是可以想象的。

  车澈告诉记者:“百人评审团不光是给出了结果,他们还给出了一个观点,这里面既有专业的音乐人、专业的制作人、唱片公司的老板,也有挖掘机司机、普通工人、农民,在这里面可以看见大家对于同一首歌,不同观点之间的碰撞。”

  每一场,每一轮的对决,输了几票,谁投了你,101评审团构成了一个微型音乐市场端,本港电视台节目表,在这里以小窥大,无论是唱作人还是观众,都可以通过这101个人,看到其所代表的一群人,他们对待一首歌的不同看法,在这里找到自己的观点。

  101评审团是极具说服力的,一位大众评审就曾公开表示,“由于是实名制投票,每一票都必须要负责任,都是怀着自己对这首歌最真实的看法来投票的,而不能随便一投。”

  而这种大刀阔斧的改变和突破,体现在车澈操刀的每一档节目中,在《热血街舞团》中,车澈团队本可以延续“说唱”的成功经验,但除了共同的剧情式真人秀制作理念外,则对其完全颠覆。在记者与车澈的交流中,“创新”反复被其提及,他表示“不希望团队有强烈的路径依赖,希望节目能够展现越来越多不同的样子,不仅是与别人不同,更重要的是与自己不同。”

  对于创新,车澈有着执念,而也正是这种不断求新,也让观众在这个快速迭代、求新求快的当下,有了更多的选择。

  原创,关乎音乐的未来。《我是唱作人》试图以综艺之口撬动一场关于音乐生态的讨论,而随着《我是唱作人》的讨论声越来越高,其引发的蝴蝶效应或将转动整个华语音乐市场。

  不同于任何一档节目,《我是唱作人》以下半季唱作人的团队胜利方式宣布收官,它没有总冠军。而这种方式也是车澈与团队在反复讨论中,最终秉持节目初心所作出的选择。

  “无论通过任何的赛制,都无法选择一个冠军,音乐因为本身就没有高低贵贱、没有好坏。我们做这档节目的初衷,不是为了选择一个冠军,而是想把所有不同的音乐放在一个平台上去讨论,探讨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音乐。音乐没有胜负,对于唱作,则更没有胜负可言。”车澈告诉记者。

  在《我是唱作人》的舞台上,从评审到选手,乃至延伸到荧幕前的观众,似乎打通了一种共鸣:“你喜欢的是对你来说最好的,我喜欢的是对我来说最好的,但是你、我喜欢的都不一样,我们允许这种不同的存在,只要它能抚慰心灵,打动灵魂,那么它就是好音乐。”

  超女出道的周笔畅近几年一直在尝试,如今也打开了自己的特色与风格,在《我是唱作人》中,一首《透》被网友称赞“舒适的和弦与其温暖的声线相互碰撞,营造出入睡般纯粹清凉的氛围,即使在比赛中,歌曲的每个细节都让人沉浸其中。”但也有人表示“缺乏爆发力”。

  在《我是唱作人》的舞台上,允许不同声音、不同音乐的存在,而也正是这种不同的声音、音乐进行碰撞,其产生的化学作用也为整个音乐市场创造着更多的可能性,它正一步步促成:音乐人与观众的和解、音乐人与音乐人的和解、音乐人与自己的和解,打破流行、高端、小众之间的划分。

  “这个节目不是要改变音乐行业,我们没有这个能力,但我想大家能够去突破一点自己的边界,我希望唱作人能够关注和解,跟原本与它形同陌路的观众、音乐人,还有自己和解。”车澈表示。

  下半季的节目中,郝云反复提及自己已经成为钱正昊的粉丝,从不认识(不看选秀)到认同,《我是唱作人》完成了这一使命。更有意思的是,当大家开始突破自己对原创音乐理解的边界时,新的音乐也将不断出现。

  当节目结束时,唱作人也开始了互相的合作,更加奇妙的是,他们音乐风格、音乐类型,以及在观众的认知里完全不同,如果不是这档节目,源于音乐人自己与观众的芥蒂,这两种类型的音乐人或许永远都不会在一起有合作的可能。

  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车澈曾公开表示,“对于爱奇艺来讲,《我是唱作人》更像是一次有点理想色彩的尝试。“《我是唱作人》的任务是引发讨论,讨论会给原创音乐生态带来变化。但这种变化不是由我们来主导,是要交给大家完成。”

  从节目播后围绕节目中的话题就屡屡霸屏热搜,#高进陈意涵#、#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#等讨论量均破万,收官当日,#我是唱作人总决赛#立刻登上线万。

  作为一档节目,《我是唱作人》挖掘了原有唱片行业发行的痛点,让唱作人的才华被看见有了更多的可能性,同时它却非一个输出价值观的节目,而是唤起了大家对于华语乐坛的重新关注。

  在高口碑与高流量下,《我是唱作人》被业内公认为其已经扛起了音综新标杆的大旗,对此车澈表示:“我希望能做更多更好的尝试,音乐需要多样化,我们也需要多样化,需要多元价值,即使在同一个题材上,我们需要各种不一样的音综。”

  以综艺之手触及当下原创音乐市场痛点,无关流派、无关咖位,抛开一切标签与束缚,回归音乐最本质的模样,用纯粹的原创音乐竞技,全面激发华语音乐市场原创能力,见证华语乐坛原创音乐的觉醒与复苏,《我是唱作人》已经超出了一档综艺节目的分量,不仅为综艺节目的发展树立起了一个新的风向标,也为整个综艺市场开辟了更多的可能性。

Power by DedeCms